董潼

又一个WordPress站点

董潼李白从未来过温州,为何对永嘉、康乐、池上楼如此情有独钟--温州三十六坊

董潼李白从未来过温州,为何对永嘉、康乐、池上楼如此情有独钟?-温州三十六坊

董潼
李白没有来过温州,为什么会给温州留下了这么多诗歌?
他没有来过石门洞和江心屿,却赞叹“康乐上官去,永嘉游石门。江亭有孤屿,千载迹犹存”;
他没有来过池上楼,却感慨“谢公池塘上,春草飒已生”……
李白为什么多次给温州写诗?只因为他的内心住着一位偶像——曾任温州太守,有山水诗鼻祖美誉的南朝宋诗人谢灵运。

▲谢灵运与李白
相隔300多年,谢灵运和李白是什么关系?
“知乎”上,曾经有人问过这样一个问题:

诗仙李白在比他早生300多年的山水诗鼻祖谢灵运面前,那就是一名“迷弟”!清人王琦引用历代诗人的语典来注释李太白诗,其中引入谢灵运诗句竟然多达110次。
正是出于对偶像的仰慕,李白对谢灵运曾在此任太守的温州,也是别有一番情感,所以才有了多次给温州写诗打call的记录。
常常@谢灵运,最想跟着他游山水
风流洒脱,追求自由是盛唐士人的普遍精神。
李白也是如此。
“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,使我不得开心颜”,李白的名句简直是谢灵运人生的再现。

▲李白
因为经历、性格、审美等方面,与谢灵运有着相似之处,可以说是两人“三观”很合适,李白在创作诗歌时,简直把谢灵运当成了自己的灵感和借鉴。
他毫不吝啬地表达自己对谢灵运的倾心和仰慕。诸如“谢客”、“康乐”、“谢公”,经常出现在他的诗作中。用现在用惯微博和微信的年轻人来说,就是疯狂@谢灵运。
尽管只能隔着300年的时空喜欢偶像,李白忍不住在诗里持续“@谢灵运”:“脚著谢公屐,身登青云梯”(《梦游天姥吟留别》);“我乘素舸同康乐,朗咏清川飞夜霜”(《劳劳亭歌》);“且从康乐寻山水,何必东游入会稽”(《与谢良辅游泾川陵岩寺》)……如果成为谢灵运的驴友,和他一同坐船,和他一起游山玩水,不能更开心了!真不行,穿上谢灵运发明的鞋子,感觉就像登上“青云梯”!

▲谢公屐
李白还自谦说“吾人咏歌,独惭康乐”(《春夜宴从弟桃李园序》);对谢灵运的山水诗大加赞赏“陶公愧田园之能,谢客愧山水之美”(《早夏于将军叔宅与诸昆季送傅八之江南序》)。
多次化用“池塘春草”,
最爱他在温州写的《登池上楼》

▲池上楼
谢灵运在温州担任太守的一年多时间里,足迹几乎踏遍了这里的山山水水,留下了众多不朽诗篇。可以说,温州成就了谢灵运中国山水诗鼻祖的美名。
他一生留下的90多首诗中,三分之一以上是写温州(永嘉)或与之有关的。谢灵运在温州也留下了众多足迹:如“池上楼”、“谢公楼”、“梦草堂”等等。
如今温州古城积谷山麓,还有一座面对青山、碧水流连,青草池畔园柳垂丝的“池上楼”。
《登池上楼》的那句“池塘生春草,园柳变鸣禽”,是谢灵运的经典名句。据说连谢灵运自己都说,“此语有神助,非我语也!”对这句诗的得意,隔着一千多年都能听得明白。

▲池上楼
偶像最喜欢的就是我最爱的。李白“狂赞”这句诗,而且还不是一次两次,是n次化用了偶像的“池塘春草”。
比如在《送舍弟》中,李白说:他日相思一梦君,应得池塘生春草。
在《游谢氏山亭》中,他猜想:谢公池塘上,春草飒已生。
在《赠从弟南平太守之遥》中,他直接点名“登楼诗”,也就是《登池上楼》:梦得池塘生春草,使我长价登楼诗。
你看,这就是一个迷弟对偶像的仰慕!
模仿是致敬的标志,
从“空水共澄鲜”,到“际海俱澄鲜”

▲江心屿
除了一遍遍地点赞偶像的诗句,李白多首山水诗的语言风格或技巧,都有明显模仿谢灵运的印记,可以说,模仿是致敬的标志。
千年孤屿江心屿,有瓯江蓬莱之称。谢灵运在《登江中孤屿》里,留下了他另一代表名句“云日相辉映,空水共澄鲜”。“忠粉”李白就在《秋登巴陵望洞庭》里写“秋日何苍然,际海俱澄鲜”。
同一首诗中还有“乱流趋正绝,孤屿媚中川”,连带“孤屿”也成了李白的致敬手法,让他对这里念念不忘,恨不能重走偶像走过的路。

▲江心屿
尽管很多文史专家考证认为,李白并没有来过温州,他却为江心孤屿留下了两首诗,为“诗之岛”添上大咖手笔:
在《与周生宴青溪玉镜潭》中:康乐上官去,永嘉游石门。江亭有孤屿,千载迹犹存。
《送王屋山人魏万还王屋并序》:眷然思永嘉,不惮海路赊。挂席历海峤,回瞻赤城霞。赤城渐微没,孤屿前嶢兀。水续万古流,亭空千霜月。

▲瓯江帆影
除了江心屿,谢灵运在瑞安一带游玩时,写下“扬帆采石华,挂席拾海月” (《游赤石进帆海》),至今还有赤石、帆游等地名(今属瓯海)。李白就致敬他“楚臣伤江枫,谢客拾海月”(《同友人舟行游台越作》)。
可惜当年没有照相机,交通也不便利,要不然谢灵运去过的景点,想必李白都是要去留影合照的。
大概每一个“恃才傲物”的文人,内心其实都住着一位偶像。李白把他对谢灵运的崇拜,明明白白地留在了自己的一首首传世诗作中。
文字来源:《诗仙李白推崇谢灵运》、《李白:你们都崇拜我好了,我只崇拜谢灵运》 听雨的燕子、《被李白疯狂@的全才谢灵运》
编辑:汤琰琰
美编:金珊珊

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